主页 > 北京pk10走势图官网 > >这么顺理成章张口就来的叫了出来
北京pk10走势图官网

这么顺理成章张口就来的叫了出来

时间:2018-05-04 10:47供稿单位:织梦58打印字号:

 
    嗯……就算这场雪下得突兀,树木尚未来得及枯败,但那边那朵花又是什么说法……分明是从白雪缝隙里顽强的挺出来花朵,绽放着醉人芬芳!
 
    “好美!”
 
    计灵犀吸了一口气,道:“兰姐,事实胜于雄辩,眼前所见早已鼎证我非虚言!我说这里就是整个天底下最美丽的所在。”
 
    月如兰躺在床上,半侧着身子,用右手扶着自己的头,无奈的笑:“是,是,凡是云扬所在的地方,就是天下最美丽的地方!这句话我不表怀疑!”
 
    计灵犀顿时羞怒交加:“月姐,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故意嘲弄我!”
 
    月如兰哈哈一笑。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十章 都是我的事!
 
    看得出来,计灵犀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恢复了,不管是精神还是体力,全部都恢复到了完满地步,此前被追杀,在逃亡过程中不断累积的偌多恐惧,在发现了自己身在何方之后,亦随之烟消云散,全都没有了!
 
    或者对于计灵犀而言,只要到了这里,那一切,就全不是事儿。
 
    安心,安逸,安稳,安定还有安全!
 
    “这丫头,你可真是没心没肺。”月如兰莞尔之余却也感觉自己放下了一桩心事。
 
    费尽了千辛万苦,你们,终于团聚了!
 
    “你的那位云公子呢?”月如兰问道:“这次可是人家出大力气救了咱们,我们可得好好的感谢人家才行。”
 
    计灵犀点点头,嫩脸一热道:“那是当然的。”
 
    月如兰揶揄说道:“当然?!你说的倒轻巧,这么大的人情怎么感谢,我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感谢的办法,要不你就干脆以身相许好了。直接跟云公子说,大恩无以言谢,唯有以身相许……”
 
    她学着戏剧里的说话还没说完,就被计灵犀又羞又怒的捂住了嘴巴:“兰姐!你还说!”
 
    月如兰急忙求饶。
 
    两女闹作一团。
 
    咚咚。
 
    敲门声传来:“我可以进来么?”
 
    计灵犀翻身而起就要去开门。
 
    “你等等!”月如兰急道:“把我盖住!”
 
    计灵犀:“哦哦。”
 
    随即:“……你这不是穿着衣服么?”
 
    月如兰: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门口。
 
    一个身着一袭紫衣的少年负手而立,正在看着院子里皑皑白雪。
 
    从背后看去。
 
    那少年人身躯挺拔,临风而立;黑发如墨,紫衣飘飘;在一片冰天雪地里,傲然而立,卓尔不群,超逸出尘。
 
    计灵犀只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的跳了两下,一时间只觉口干舌燥,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。
 
    “云……”计灵犀咳嗽一声,道:“云扬,是你出手救了我们吗?”
 
    云扬转过身,微笑道:“小事而已。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计灵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。
 
    这块木头,居然可以用这么暖心的口音说话?
 
    这还是云扬吗?之前总揶揄我的那个云扬去哪呢?!
 
    这么对话怎么这么的不习惯呢?!
 
    顿了一顿才道:“我是没啥事,就是兰姐的腿有些麻烦。”
 
    云扬看了她一眼,道:“放心,兰姐的腿我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处理,决计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留下,最多三数天便可痊愈;在我这里,一切麻烦,对我来说都不会是麻烦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得好霸气。
 
    不过,让人听了之后感觉心里好有安全感。
 
    但是……
 
    计灵犀感觉云扬的眼神貌似怪怪的,无论是看向自己,还是偶尔偷瞄兰姐的时候,眼神都是古怪异常的说。
 
    就像是……
 
    计灵犀绞尽脑汁,也没有想明白云扬古怪眼神的真意。
 
    可是月如兰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云扬眼神怪异的意向!
 
    云扬此际的眼神,非是觊觎,非是窥伺,而是关切,关怀,只不过对于自己与计灵犀的关怀之意,又有所差别!
 
    云扬看向计灵犀的眼神,就像是一个哥哥,在看着自己调皮的、而自己却没有照顾好的妹妹,因而充满了歉疚,更兼充满了宠溺……
 
    甚至于……就像是一个父亲,看着自幼被自己抛弃,十八年后回来的小女儿……带着歉疚,与……慈爱!
 
    是的,就是慈爱!
 
    而这种慈爱,月如兰看得出来,计灵犀却难以明了!
 
    计灵犀出身之本家于她乃是收养,非是亲生,彼此间的亲情氛围自然也就难如寻常人家一般,这等亲人之间的情意,于她而言当然陌生,一时懵懂。
 
    但明白这感觉的月如兰对这一感知却更是懵然。
 
    你觉得灵犀受伤了,被人欺负,是因为你没照顾好,个中因果虽然是有些牵强,但用来解释你的眼神里面的宠溺和歉疚倒也面前说得过去,毕竟灵犀对你情意,我们姐妹都是知道。
 
    但是……这慈爱是什么鬼?
 
    还有,你对我也有类似的歉疚是个什么说法?
 
    灵犀跟你有所渊源是真,可我跟你可是第一次照面好么?就算是爱屋及我,因怜悯歉疚灵犀的遭遇对我也有类似的情绪,勉强说得通,但对我更增一分对长辈的敬意又是如何?
 
    难道我看起来年纪很大,大得足够当你的长辈了么?!
 
    就在月如兰思忖之间,云扬已然迈步走进了房中。
 
    月如兰心中有疑,勉力撑持着自己,在床上半坐了起来,一双秀眸注目云扬,微笑道:“此番多谢云公子相救。”
 
    云扬眼神更加复杂,恭声道:“不敢当,这本是云某该做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云扬顿了一顿又着,道:“我找来了几个仆役,恩,据说伺候人还是挺细致的;还买了四个丫鬟……一会就到。到时候,让她们照顾你们,你们需要什么,就吩咐她们就是,千万不要客气,来到云府就是到家了。”
 
    月如兰道:“其实不用这么麻……”
 
    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云扬道:“今后,云府就是你们的家!你们就在我这里住下来吧,不管如何,我这里总算是安全一些。而且,大家都不是外人……兰姐和灵犀,千万不要有什么顾忌。”
 
    云扬此言一出,两女登时愣住了。
 
    虽然云扬知道月如兰的存在,但两人之前没有正式照过面,这会才是第一次见面对话好么。
 
    你就这么直接做主的口气,咋让人听起来这么熟稔?
 
    咱们之间,貌似并没有这么熟吧?
 
    你这一副一家之主。凡事儿可以一言而决的意思到底咋回事?
 
    再说了……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全名?”
 
    计灵犀震惊的问道。
 
    她很肯定!
 
    自己跟云扬说的是:我叫计灵。
 
    绝对没有说过后面其实还有一个字。
 
    但现在,云扬却是以这么熟悉的,这么顺理成章,张口就来的叫了出来!
 
    而且还是直接亲昵的叫出“灵犀”二字……
 
    这…这…咋回事?
 
    云扬揉揉鼻子,道:“刚才我听见你们的对话了,所以就知道了……”
 
    两女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。
 
    就算如此,但也不是你这么熟稔的理由吧……
 
    至少感觉氛围还是很奇怪的说!
 
    但两女都是冰雪聪明的人,虽然感觉有异,但却非常默契地将所有疑惑都压在了心里。
 
上一篇:我其实都不用睁开眼睛确认就只是闭着眼睛吸一口气
下一篇:没有了